八月 27

第一次知道蘸水是在云南的一个小村子里。和当地人一起吃饭,吃的很简单。 主食是白米饭,菜就是水煮小白菜,什么调料都没放。大家落座后打开一个小黄色塑料包,倒出些偏红色的粉末在小碗里,再倒入刚才煮小白菜的水,拌一拌,一碗调料汁就出来了,然后从铁锅里捞出白菜在这个调料汁里沾一下再吃,味道居然不错,辣,但不只是辣。拿过那个黄色塑料包看,上写“xxx蘸水”。

后来在贵州也吃到过蘸水,不是云南吃的现成的,而是当场配的。根据查到的资料来看,蘸水有很多种,不同的蘸水搭配不同的食物。看有的资料上说平常吃火锅时麻酱,香油之类也算是蘸水。如此说来平常吃饺子蘸的醋也应该算是简单的蘸水了吧。

平日里这种拿个小碟,放点调味料,食物入口前蘸一下的,遇到过很多,总感觉这种调味料是可有可无的配角。在云南和贵州转了转才知道,蘸水有时也是可以做主角的。